「阿竹,把拔講壞人的故事給妳聽好不好?」

「好屋~~」

話說,上上週岳父母差點被詐騙集團騙去了。

==

「我要找媽媽。」

「阿冰喔,等一下噢.........恁遭ㄍㄧㄚˋ催恁啦。(妳女兒找妳啦)」我岳父也七十好幾了,但身體可硬朗的很,不過就是有點中聽,接到電話後,ㄧ聽到說要找媽媽,就default她是阿冰,把話筒傳給岳母。

「喂,媽媽噢,我要跟妳借錢。」對方刻意壓低了聲音。

「喔,幹嘛借錢?要借多少?妳有跟你老公說嗎?阿妳聲音怎麼怪怪的?」岳母是個急性子的人,一連串的問題馬上連珠砲似地發出。

「我感冒了啦!阿我要借五十萬啦。

「蛤?怎麼借這麼多,妳有跟妳老公說嗎?」老人家喜歡同樣的問題一直問。

「因為我跟人家借錢買基金啦,對方臨時說要先還他,等我下週一賣另外一檔基金的時候,我就把錢還妳......阿我有跟我老公說啦。」

「可是我沒有這麼多誒。」岳母這時候還不覺得有任何異狀。

「那妳有多少?」

「我的XX戶頭只有XX萬,然後把拔的XX戶頭有XX萬。我另外一個戶頭是不能動的,然後把拔是有美金戶頭啦,不過......」然後岳母就開始跟她女兒掏心掏肺了XD[

「阿不然妳就先借我十萬啦。」

「這麼急噢?好啦,要匯到哪裡?」

「郵局的帳戶啦,妳抄一下。」

「蛤?可是郵局很麻煩誒,還要臨櫃準備什麼證件什麼的。」岳母的腳不是很方便走,尤其郵局離岳父母家有一段距離,所以岳母不是很想匯。

「拜託啦~~~~」禁不住女兒的拜託,岳母還是拿起了紙筆,開始抄起了戶頭。

「阿妳怎麼又感冒了,阿不要傳染給竹竹勒,阿妳這樣週末還要出去玩嗎!?」岳母繼續跟她女兒掏肝掏胃。(就是我做了三隻娃娃的那個週末)

抄好戶頭之後,岳母不知道哪裡來的神之意識,跟對方說:

「哎呦,郵局很麻煩啦,妳禮拜一把基金贖回之後再還人家啦......就先這樣,我等一下要出門了。」所以岳母就匆匆挂了電話。

......

......

後來詐騙集團還打了幾次,岳母看到顯示來電很詭異,問她女兒是從哪裡打來的,對方開始吞吞吐吐,總算有了一點警覺。

「阿妳真的有跟妳老公說嗎?」

「有啦,我都有跟我老公說。」岳母覺得奇怪了,阿冰平常都是連名帶姓地叫我,今天怎麼老公老公的這麼sweet。

「不然你告訴我妳老公叫什麼名字。」

「哼哎,我老公叫什麼名字媽媽不知道嗎?」

「我忘記了啊,妳跟我說一下。」

==

「因為壞人說不出來,所以壞人就把電話挂掉了。」

「把拔再講一次~~~~」阿竹對於好聽的故事都會請我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

所以那個週末我除了做了三隻娃娃之外,還講了十遍壞人的故事。

==

後記 I:

「阿我早上不是才跟妳通過電話嗎!我那時候有感冒嗎!」阿冰後來忍不住念了下岳母,因為詐騙集團打過去前,她們母女倆才通過電話不久。

後記 II:

「把拔,你再講一次壞人的故事。」

「阿罵就接到壞人的電話啊......然後壞人就不知道把拔的名字啊......然後阿罵就知道她是壞人要來騙騙了......」講20遍之後,這個故事只剩下三句話了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