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三隻娃娃(上)

最近因為工作的需要,桌上多了好多本原文書,是說這樣日子也充實些,人生就是要這樣乘著風、破着浪!

「阿寶,Hadoop熟嗎?」從廁所走回來的時候,老闆問我一句。

「欸......不熟。」要不是開始創業之後自己會去摸一些東西,我搞不好連聽都沒聽過。

「那正好,不熟回去做功課......一月中給個talk吧。」我可以跟自己跟自己talk就好嗎......Orz

==

上個週末,阿冰跑出去玩,只留下我跟阿竹在家,原本我想要自己跟她倆個人在家好好培養感情的,但是因為週五我要出差,晚上來不及回來接阿竹,所以只好把阿罵請來,一同來對付小搗蛋。

Architectural recovery is the process of determining a software system's architecture from its implementation artifacts. 《Software Architecture - Foundations, Theory, and Practice》

既然幫手來了,週六想利用點時間多念點書,但是才念不到兩句,阿竹就拿著一張紙跑過來找我。

「把拔,我想玩這個。」

「這是什麼?」一看,原來是當初市政府為了新竹世博館提供給大家免費下載的DIY小物,阿冰半年多前印回來的。

「好啊,我幫妳做。」放下了手中的書和筆,取而代之的是剪刀和膠水。

「這個很難黏誒,妳等等我喔。」原本手就不巧的我,加上很久沒有做勞作了,做起來笨手笨腳的。還好阿竹也不以為意,在旁邊東摸摸、西摸摸的。

「做好了,妳看!」呼,花了我半個多小時才做完。

「把拔~那可以做這個,還有這個嗎?」做完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 -- 一共有四種造型,每種造型有三到四張不等,阿赫......

「可是這個都一樣的誒,把拔每種做一個就好可以嗎?」拜託T_T

「好啊.....把拔,你看!娃娃的手斷掉了。」

「......好,我幫妳修理。」這個DIY設計的沒有很好,可以粘膠水的面積都不大,阿竹又粗手粗腳的,不是耳朵斷掉,就是手斷掉。

「因為膠水還沒有乾啊,妳要等他乾才能玩。」我把手重新黏好後,擺在一旁。

「把拔,妳看!手又斷掉了。」阿竹把手折斷後,開心地繼續拔耳朵。

......

......

所以這週六,我早上、中午、晚上各做了一隻,中間修理了無數次,到晚上睡覺前終於保得娃娃的全屍XD

==

後記:

我本來週末計劃要念完一本又一本的,但最後產出的是三隻娃娃。我可以拿這三隻到公司去給個talk嗎?

娃娃  人類與大自然的和平共處!(第四隻是隔一天才做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ce
  • 我印下來之後發現超麻煩以及超不好剪 所以就想當廢紙用... 把拔你這次做超~~~~好的!
  • 下次不要印了!!!!

    孩子的爹 於 2012/12/22 20:55 回覆

  • ian1009yuan
  • 真是好爸爸~XDD
  • 我也只是舉手之勞(是這樣用嗎XD)

    孩子的爹 於 2012/12/22 2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