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竹上週末登上了她人生的第一個舞台。

==

還記得老師第一次問她的時候:

「阿竹,妳要不要參加音樂會的表演?」

「不要。」

「沒關係,妳想一想,我改天再問妳。」

「老師妳不要再問我了,我不要參加。」

原來,在生命受到脅迫的時候,一個六歲的小朋友可以跟老師這樣應答如流。

==

後來是阿冰和老師不斷地鼓勵她,阿竹才答應要上台試一試(也可能是因為上去可以穿漂亮衣服的關係)。不過一直到表演當天的現場,我和阿冰還是一直很擔心她臨陣脫逃,因為有上次她答應當我哥花童的前車之鑑 --

沒錯!我哥結婚的時候,阿竹答應說要當花童,彩排的時候還好好的,沒想到正式來的時候,門一打開阿竹眼淚就掉下來了 ...... Orz

表演當天的彩排,阿竹也只願意練習兩首曲子的其中一首。不過我們兩個雖然擔心,卻也都沒有特別再跟阿竹叮嚀什麼「不要怕」「待會彈錯也沒關係」「不要緊張」這種其實是告訴自己卻對當事人一點也沒屁用的話,就任由時間往前推移 ......

==

阿竹是五號,前面三個上台的國中生就已經讓我驚呆了,沒有想到可以談得這麼好,到現在我都還記得二號小朋友的名字和演奏的曲目,想著當年我如果有他這樣的同班同學,我一定會愛上他之類的劇情。想著想著,口水還沒有擦乾,就換阿竹了。

她還特地跟老師說,不要叫她的全名,要用:「歡迎五號!阿竹小朋友表演!」

一聽到這句,前一秒還在跟阿冰跟前扭啊扭的阿竹,倒是很快地上了台,以下就是她的演出:


==

當下的我很開心,開心的無非是她上了台,好壞真的都是其次了。

事後看這影片,越看我越是感傷 -- 阿竹已經可以不用我們牽著她的手,去面對她心目中的未知和恐懼了。原來,我已經當妳的爸爸六年了。

我突然覺得自己身上少了什麼似的,然後看著那些什麼跑到妳身上,然後覺得『太好了!我的什麼好像在妳身上變成什麼了!』,妳終於不用每次啁啁噎噎地來煩我說妳沒有什麼,要我幫妳什麼。

但突然又懷念起妳啁啁噎噎的樣子。

==

可能是我這一個半月來中了闌尾炎加A型流感的連續技,讓我的步調(不得不)慢了下來。對比於半年前的我,好像不再那麼想成就自己,開始想做點回饋鄰里的事(是要怎麼回饋),想重新調整自己生活比重的分配。

因為 -- 妳上台,就是我謝幕的時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