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竹學鋼琴前前後後快兩年了,老實說我不是很在意她彈得好不好,加上她和老師常常輪流請假XD。雖然說『要在她心中種下一顆音樂的種子』這種鬼話聽起來真的很鬼話,但我真的就是想種一顆種子看以後能不能摘芭辣之類的。不過我自己小時候埋下了各種種子(書法、寫作、畫畫、桌球、還上過樂理),也沒見半顆發芽就是了。

總而言之,昨天是她檢定的日子,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多數學音樂的人都要去檢定,所以我就派阿竹去問老師 -- 結果老師回答:「是馬麻要求的。」

是的。其實這一切的一切背後都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就只是一個青春必經的過程。

==

我們賽前一直就告訴阿竹:平常練就要當檢定的時候,檢定的時候就平常心(都沒有人發現這是一個 dead lock 嗎?),所以她常常練到哭出來 ...... Orz,我想這樣應該是練習的夠充分了吧!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阿竹兩歲還是三歲的時候,過敏的過敏還是很嚴重(情緒也不是很穩定),那時每天晚上哄她睡的時候,我都告訴自己:「沒關係,最糟不過就是回到剛出生的狀況,每天有好一點就當是賺到。」

對了,阿竹快四歲才睡過夜。

阿昕出生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小孩真的有分比較好帶的 -- 皮膚過敏界有一種乳液的牌子叫做『理膚寶水』,以前我們都不知道這款乳液是在貴三小的,擦在阿竹身上一點 =3 用都沒有。阿昕也有過敏,但沒有阿竹那麼嚴重,我們也才知道『理膚寶水』原來真的有用,擦在阿昕身上真的可以讓紅紅、粗粗的症狀舒緩一點;原來嬰兒哭是真的可以代表『肚子餓』、『大便』、『想睡覺』這三種情緒,不像阿竹都不知道在哭哪個次元的,而且還每三小時就一次。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10 Mon 2017 22:52

上禮拜我對阿竹做了一件很粗魯的事情,由於畫面太過血腥,我也就不交代細節了。別擔心,我沒有動手,還好我養成了一個習慣,很生氣的時候就會離開現場,避免做出/說出會傷人很深的任何事/話。

所以我又要寫文章了,想當初我開始寫文章的契機也是因為對阿竹氣到發抖,沒想到七年過去了,我還是沒什麼太大的長進。

直到現在我們照顧阿竹花的心力和精神還是遠超過阿昕,不管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阿竹已經大了,大到我已經不想/不願意在這種半公開的場合講她的壞話(都已經講成這樣了),只是再一次讓我有很深很深的感觸 -- 當你發現小孩身上已經有某種習慣的時候,那已經是習慣了。通常我們對壞習慣比較有感,這在佛法上有一個譬喻:如油沾布,也就是說壞習慣不是說戒掉就戒掉的。

但我們總是希望小孩能馬上改掉,所以馬上會對她念:「吃飯的時候不要離開位置」、「刷牙的時候不要離開浴室」、「不要每次要到睡覺就開始要找其他事情做」、「不要這樣」「不要那樣」;「說話要有禮貌」、「自己的東西要自己收好」、「做錯事承認、改過就好啦」、「要這樣」、「要那樣」-- 拜託,我自己的耳朵都要長繭了。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十有五。

2016 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年 -- AlphaGo 的橫空出世(到現在 60 連勝的 Master);家裡多了一個新成員阿昕;我換了一份工作(不過這個好像每年都在發生XD

--

小時候總期待過年,因為叔叔、姑姑都會從台北回來老家,陪我們玩,又可以領紅包。加上我爸爸是長子,我哥是長孫,小時候覺得長子和長孫聽起來挺神氣,在過年的時候大家又很容易提起,雖然我什麼都不是,但也覺得挺驕傲的。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還記得當初我信誓旦旦地說絕對不要生第二個,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用在這裡好嗎XD)。

相較於阿竹,我對二小姐少了幾分期待,多了幾分擔心 -- 當初的阿竹的過敏實在太折磨人了,雖然大家都說第二胎會比較好帶,但不期不待,不受傷害,尤其過敏這種事完全沒有辦法根治或是找到原因,忌口半天搞不好換來的還是一場空,所以我跟阿冰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擔心的是阿冰和我自己的體力照顧不了二小姐,畢竟我們都多了六歲,除了半夜固定的餵奶、換尿布,還有各種突發狀態要處理,可不是開玩笑的。加上阿竹剛好今年要升小學,她同時也要適應學校和家庭的轉變。雖然知道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但總是有一段過渡期,大家要重新去找到自己的節奏和位置。

所以二小姐就這樣來報到了 -- 一個和自己有親密關係小生命來報到,就是會讓自己重新把能量加滿。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5 Mon 2016 21:54
  • 練琴

 

“張三丰晚年悟出太極拳,開關出來,卻不幸遭少林僧人空相以奸計偷襲得手,重傷嘔血,無法與趙敏手下之武林高手過招,只好將太極拳當場傳授給徒孫明教教主張無忌,由張無忌代為出場。過了一會兒,張無忌說:徒兒不才,已經忘記一小半了。張三丰不但不責怪,反而面露喜色,讚道:真是難能可貴,小小年紀就有此悟性。之後,張無忌又說:徒兒已經忘了一大半了。又過了一會,張無忌說:徒兒只剩三招沒忘。這時張無忌的屬下,都為教主擔心,心想:「待會兒就要過招了,結果教主只記得三招,如何是好?」最後,張無忌向張三丰說,徒兒已經全忘了。張三丰說:那你可以下場了。結果張無忌將太極拳發揮的淋漓盡緻,大勝對方。”

我其實很崇尚也一直在追求這種境界,想著想著,不禁得再引下面一段:

“風清揚道:「活學活使,只是第一步。要做到出手無招,那才真是踏入了高手的境界。你說『各招渾成,敵人便無法可破』,這句話還只說對了一小半。不是『渾成』,而是根本無招。你的劍招使得再渾成,只要有跡可尋,敵人便有隙可乘。但如你根本並無招式,敵人如何來破你的招式?」令狐沖一顆心怦怦亂跳,手心發熱,喃喃的道:「根本無招,如何可破?根本無招,如何可破?」陡然之間,眼前出現了一個生平從所未見、連做夢也想不到的新天地。”

那天看到阿竹在雲門舞集跳律動的時候,讓我突然有這種感覺。阿竹小時候,我一直鼓勵她往這種藝術方面發展,可能是小時候我媽不斷地告訴我『寫書法會餓死』、『打桌球會餓死』、『寫小說會餓死』,心中那一股『明明就不會餓死』的反骨發酵在阿竹身上了(雖然知道不能把自己的期許壓在孩子上面 & 阿冰還是覺得做這些事還是會餓死)

文章標籤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贏了?還是輸了?

我們問一場比賽的輸贏,很多時候都會省略主詞,而你也可以從對方的回答,知道他了不了解你,或是他是不是和你支持同一方的。所以短短的這麼一問一答,裡面除了隱含了自己支持的對象,也可以知道對方的立場或是對你瞭解的程度。

這就是人啊。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竹,為什麼妳有時候說妳不哭了,可是還是一直哭啊。」有一天我在幫阿竹洗澡的時候問她,為什麼這麼小就能夠體會『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因為我的腦袋裡面有一個小惡魔啊,他就會跟我說『哭啊,妳就哭出來沒關係啊』。其實,我已經都有在忍耐了,但是他就一直叫我哭,眼淚就一直跑出來了。」原來是這樣子搭!

阿竹對我來說,一直都還是一個神秘的有機體。

==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竹上週末登上了她人生的第一個舞台。

==

還記得老師第一次問她的時候: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竹,妳喜歡 Michelle 老師嗎?」阿竹點點頭。

「妳為什麼喜歡老師啊?」

「因為老師會弄我。」阿竹開始用手搔我的肚皮。

原來,Michelle 老師都是這樣弄她的。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