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竹學鋼琴前前後後快兩年了,老實說我不是很在意她彈得好不好,加上她和老師常常輪流請假XD。雖然說『要在她心中種下一顆音樂的種子』這種鬼話聽起來真的很鬼話,但我真的就是想種一顆種子看以後能不能摘芭辣之類的。不過我自己小時候埋下了各種種子(書法、寫作、畫畫、桌球、還上過樂理),也沒見半顆發芽就是了。

總而言之,昨天是她檢定的日子,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多數學音樂的人都要去檢定,所以我就派阿竹去問老師 -- 結果老師回答:「是馬麻要求的。」

是的。其實這一切的一切背後都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就只是一個青春必經的過程。

==

我們賽前一直就告訴阿竹:平常練就要當檢定的時候,檢定的時候就平常心(都沒有人發現這是一個 dead lock 嗎?),所以她常常練到哭出來 ...... Orz,我想這樣應該是練習的夠充分了吧!

==

檢定當天,怕阿冰帶她去會讓阿竹有莫名的壓力,只好派出我這個小時候也略懂樂理的把拔,想說這樣阿竹會輕鬆一點。想當初阿冰懷阿竹的時候,我跟她一起聽了快十個月的愛樂電台,終於讓我聽到一首有聽過的旋律。

「阿冰!阿冰!我終於有一首聽過了!」

原來這首是他媽愛樂電台進廣告的前奏,我想有這種水準的把拔應該會讓阿竹很有信心!所以就決定是你了!陳阿寶!

==

於是我們就騎著車出發了,但出發前不知道哪裡聽到的謠言(剛好朋友來我們家玩,這是另一個故事),說要帶樂譜!?但我們事先沒有準備(樂譜放在另一個家,這又是另一個故事),而且也沒有多的時間去拿樂譜,只能先朝目標前進,不過一路上我因此變得超緊張的 .... Orz,害怕沒有帶樂譜就跟沒有帶跳竿ㄧ樣會失格。趁著某個紅綠燈趕快傳 Line 跟老師確認到底要不要帶,也沒來得及等老師回就繼續朝著目標前進,一邊還不斷的阿竹商議說:「妳有沒有問老師到底要不要帶啊?」「老師有說要帶嗎?」「萬一真的要帶的話妳等一下在那邊等,我再飛奔回去拿。」

轉眼間就快到考場了,但是我找不到准考證上面的門牌 .......,只好故作鎮定的跟阿竹說:「我們一起去問旁邊的老闆。」

這老爸真的超靠譜的 >.^

==

還好一個 u-turn 目標就出現在我們的前方,一下車立馬檢查 Line,確認其實是不用帶譜的,一下子我馬上放下心中的兩塊大石 -- 沒帶譜不會失格 & 我找到考場了,人生簡直充滿了希望,然後阿竹就在報到之後立刻被抓進考場了 ..... Orz,因為理論上旁邊有一個休息室,據說可以還可以在那邊休息一下,調整一下心情,等唱名入場的。

結果通通沒有!我都還來不及交代任何事情(其實也不知道要交代什麼),我的女兒就被帶走了!

休息室裡面有個實況轉播的電視,可以看到小朋友考試的狀況。我去的時候休息室只剩零零星星的兩、三個座位,我挑了一個比較後面的,稍微看了一下螢幕,輪了幾個學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換阿竹,就先用 Line 跟阿冰和老師報告一下狀況。

過了也不知道多久,螢幕上出現一個髮型跟阿竹很像的女生(頭上有綁兩球髮圈),但因為老爸我陪她練檢定前後也兩個月了,那女生彈的不是阿竹練過的,所以我也就沒繼續注意了。但因為那個女生實在跟阿竹太像了,加上過了不久就聽到了熟悉的旋律,啊 eo4!這不就是我女兒嗎XDDDD

所以我就在用 Line 文字轉播,加上一直猶豫要不要錄影,加上我也不知道我女兒前面到底彈的怎麼樣的各種心境轉換下,檢定就結束了XDDD

這老爸真的超靠譜的 >.^

==

阿竹出來之後覺得她彈得很順,不過就在我覺得那不是我女兒的狀態下感覺那個不是我女兒的人好像有停頓,但結果到底如何,也要一個月後才能揭曉了。總而言之,有了這次的經驗,下次我如果陪考一定會更駕輕就熟 >.^

==

阿竹啊,不管妳有沒有過,我真的覺得都不重要了。因為每次我在陪妳錄影演練,鏡頭中的妳,已經讓我覺得很感動了。

唯一錄到的沒頭沒尾 30 秒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