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竹兩歲還是三歲的時候,過敏的過敏還是很嚴重(情緒也不是很穩定),那時每天晚上哄她睡的時候,我都告訴自己:「沒關係,最糟不過就是回到剛出生的狀況,每天有好一點就當是賺到。」

對了,阿竹快四歲才睡過夜。

阿昕出生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小孩真的有分比較好帶的 -- 皮膚過敏界有一種乳液的牌子叫做『理膚寶水』,以前我們都不知道這款乳液是在貴三小的,擦在阿竹身上一點 =3 用都沒有。阿昕也有過敏,但沒有阿竹那麼嚴重,我們也才知道『理膚寶水』原來真的有用,擦在阿昕身上真的可以讓紅紅、粗粗的症狀舒緩一點;原來嬰兒哭是真的可以代表『肚子餓』、『大便』、『想睡覺』這三種情緒,不像阿竹都不知道在哭哪個次元的,而且還每三小時就一次。

綜合以上我還是都在講阿竹的壞話,但我從阿竹出生以來,不管遇到什麼狀況,都沒有像最近這麼沮喪過 -- 阿竹的皮膚過敏復發了,復發到讓我覺得比她小時候更嚴重。

就像阿竹兩、三歲的時候,我得花上一個小時陪她睡覺(半夜有時候也要起床弄個一、兩次),幫她擦藥、抓癢,她身上的坑坑疤疤,之前嘴巴又長了庖疹,眼睛旁邊也有明顯的過敏紅腫,加上她本來就瘦,搞得自己像個受虐兒一樣,送她去上學的時候,看著她走進校門的背影,我眼眶紅了都不只一次。而有時候她會吵著要吃甜食(中西醫都說過敏最好是忌甜食),我情緒一奔放都忍不住吼她:「身體都已經這樣了!還吃什麼零食!」。他半夜也不止一次的哭著問我:「把拔,為什麼我會過敏?」「為什麼別的小朋友都不會?」「我已經很忍耐了(不抓癢、不吃零食),為什麼還是會癢癢?」

這次真的退回了起點。

但我沒有想過,是在阿竹七歲的時候才退的。

這樣大概已經快三個月了,這之間還有阿昕要顧(阿昕自己很認份),加上阿冰和我自己都已經沒有七年前體力好,半夜起來很容易著涼、生病,就這樣我們還在跌跌撞撞地(感謝我媽幫忙),還在試圖著重新找回平衡。

--

大部分的爸媽幾乎把時間都給小孩了,我也只是跟一般人一樣(然後大概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在處理和擔心她們的健康)。唯一剩下自己可以支配的就是小朋友睡著之後的時間,一天可能有個兩、三個小時。扣掉不清醒或是直接跟著暈倒的,一天能剩下一個小時就不錯了,加上本人意志力隨著年紀增長大幅度的下降,能夠進行深度且專心學習、甚至連運動的時間實在是越來越少。

值嗎?在我人生最精華的時期(可能已經過了XD)

這個問題我可能到閉上眼睛之前都說不上來,但照顧兒女好像就是這麼一回事 -- 不知不覺地把她們掛在心上,可是明明就一直不想掛的,卻一直都還是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