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我對阿竹做了一件很粗魯的事情,由於畫面太過血腥,我也就不交代細節了。別擔心,我沒有動手,還好我養成了一個習慣,很生氣的時候就會離開現場,避免做出/說出會傷人很深的任何事/話。

所以我又要寫文章了,想當初我開始寫文章的契機也是因為對阿竹氣到發抖,沒想到七年過去了,我還是沒什麼太大的長進。

直到現在我們照顧阿竹花的心力和精神還是遠超過阿昕,不管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阿竹已經大了,大到我已經不想/不願意在這種半公開的場合講她的壞話(都已經講成這樣了),只是再一次讓我有很深很深的感觸 -- 當你發現小孩身上已經有某種習慣的時候,那已經是習慣了。通常我們對壞習慣比較有感,這在佛法上有一個譬喻:如油沾布,也就是說壞習慣不是說戒掉就戒掉的。

但我們總是希望小孩能馬上改掉,所以馬上會對她念:「吃飯的時候不要離開位置」、「刷牙的時候不要離開浴室」、「不要每次要到睡覺就開始要找其他事情做」、「不要這樣」「不要那樣」;「說話要有禮貌」、「自己的東西要自己收好」、「做錯事承認、改過就好啦」、「要這樣」、「要那樣」-- 拜託,我自己的耳朵都要長繭了。

我很不喜歡抱怨,遇到躲不掉的事情就是要想辦法解決,可以難過、可以沮喪、可以討拍,可是事情還是要解決(真的解決不了就換工作?)。可是小孩是自己生的,個人造業個人擔。

我自己常常站著走來走去吃飯、我刷牙也都走出浴室、我對我媽說話也常常沒大沒小、我東西根本就是亂丟找不到。孩子是自己的縮影,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但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阿竹這麼讓我傷透腦筋,她在學校優秀的跟什麼鬼一樣(班長+第一名+模範生),在家歡的也跟什麼鬼一樣(哭+鬧+上吊)(結果,我還是一直在說她的壞話)。

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怎麼樣跟阿竹相處,想要待會怎麼跟她說,要怎麼樣讓她理解我不是故意要挑剔她,不是沒事要找她麻煩。可是她每次頂上一兩句的時候,阿冰的理智線就斷了(她的比較容易斷)(是說我的也只能比她多撐兩秒而已)(請問哪裡有賣不會斷的理智線)。

阿竹她跟我說:「把拔,你最討厭的人一定是我。」

養:供她吃穿,照顧她生活起居;育:慈愛、包容、陪伴、引導。

「妳怎麼可能是我最討厭的,妳是我最放不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