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當初我信誓旦旦地說絕對不要生第二個,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用在這裡好嗎XD)。

相較於阿竹,我對二小姐少了幾分期待,多了幾分擔心 -- 當初的阿竹的過敏實在太折磨人了,雖然大家都說第二胎會比較好帶,但不期不待,不受傷害,尤其過敏這種事完全沒有辦法根治或是找到原因,忌口半天搞不好換來的還是一場空,所以我跟阿冰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擔心的是阿冰和我自己的體力照顧不了二小姐,畢竟我們都多了六歲,除了半夜固定的餵奶、換尿布,還有各種突發狀態要處理,可不是開玩笑的。加上阿竹剛好今年要升小學,她同時也要適應學校和家庭的轉變。雖然知道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但總是有一段過渡期,大家要重新去找到自己的節奏和位置。

所以二小姐就這樣來報到了 -- 一個和自己有親密關係小生命來報到,就是會讓自己重新把能量加滿。

女兒啊,妳是除了媽媽之外,第一個坐在摩托車後座會緊緊抱住我的人。

女兒啊,妳是除了媽媽之外,我會一邊幫妳吹著頭髮,一邊聊著今天發生什麼事的人。

女兒啊,妳是除了媽媽之外,我在洗完澡的時候喊著:「我忘記拿內褲了!」,會咚咚咚地跑去幫我拿的人。

女兒啊,妳是除了媽媽之外,能輕易地讓我哭、讓我生氣、讓我開懷大笑的人。

女兒啊,妳是除了媽媽之外,我好想抱著好久好久的人。

女兒啊,女兒啊,女兒們啊,女兒們啊,有一個才要重新開始,有一個已經能跑、能跳、要上學讀書。

妳們的成長是從我和媽媽的身上偷走的歲月,而我們甘之如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