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運動會參加阿竹學校運動會的小遊戲

不知不覺地,阿竹六歲了。

六歲對她來說好像有種神秘的力量似的,她先是又開始自己睡(以前自己睡過一陣子,但是撐沒有多久) -- 阿冰某天問她,她就說好,不像之前各種威脅利誘還不答應;然後又可以自己起床(或是比較容易叫起床),起床之後又可以動作很快地穿好衣服、刷好牙、綁好頭髮(她現在頭髮都自己綁了,馬尾、啾啾、辮子樣樣來);洗澡、穿衣服的時間也縮短了。雖然吃飯還是會分心,遇到不喜歡吃的還是吃得很慢,不過總的來看,不禁令人感覺:是不是有什麼計畫正在秘密地進行著?

六歲了,看著朋友們有的才剛懷孕,有的才剛生下第一胎,有的又生了又懷孕,又生又繼續懷孕,又繼續生又繼續懷孕,突然覺得這些離我好遠。原來,自己緬懷的已經從逝去的校園生活,轉變成六年前阿竹剛出生的時光。

從 27 到 33,不是一段輕鬆的日子。以前倦了可以任性,可以在吃素的時候(我當學生的時候吃了四年素)怒吃肯德基(話說這樣是在吃什麼素XD),現在總是有一個比自己任性的人老是嚷著她要這個、她要那個。明明自己就還在摸索著人生到底該怎麼樣的時候,就要開始告訴阿竹要怎麼樣摸索自己的人生(當然是從告訴她不好好刷牙就會蛀牙之類的開始)。我以前有個習慣,跑步的時候會拿著啞鈴跑,全盛時期可以跑四千,那時候就只有一個念頭:『如果連這個都撐不住,以後到底能撐得住什麼?』

那時候撐是撐住了,不過現在好像也沒能撐得住什麼,唯一慶幸的是還有阿竹和阿冰,一家人整天吵吵鬧鬧的,在三個人都很固執、脾氣都很硬、都很不好講話的情況下,三個人都還維持著這個家獨有的幽默和平衡。

「你比較愛馬麻還是我啊?」阿竹有天問我,我都還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會被一個女生問這個問題。

「當然是妳..........和馬麻啊。」

「這樣是兩個人啦!」

「噢,只能選一個喔。那當然是馬麻..........還有妳啊。」

「吼!這樣是兩個人啦。」

「對我來說,這樣是一個人啊,所以我就一起愛。」唉,雖然我會乾坤大挪移,但為什麼現實生活中不是小昭和趙敏問我這個問題。

「那妳比較愛誰?是把拔還是馬麻?」這時候當然要反客為主。

「是馬麻......

「還有把拔!嘻嘻嘻!」臭阿竹專學這種耍嘴皮子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