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歲了,我卻覺得自己的人生越漸漂泊。首先,我今年的美國工作簽應該是 gg 了,雖然還沒有收到正式通知,但據說中簽的都已經收到了。也好,又可以換工作了(疑?)

通常我在迷惘的時候會做幾件事:
1. 運動
2. 寫文章
3. 跟阿竹玩

但這次多了一個新的,練演算法,我不知道這個年紀了練演算法到底還有什麼屁用,但在解題的過程中能夠讓我沈澱(走火入魔?)。更進一步來說:某種程度上,想演算法跟上面那幾件事一樣,雖然對於我的迷惘並不能提供正面的解答,但都能夠讓我在心情放鬆的情況下集中精神(這是什麼弔詭的狀態),好像進到某種次元的時空,在一旁看看自己的樣子,看看自己到底在迷惘什麼,然後再什麼都看不出來的情況下就結束這個回合,繼續前進(阿不然勒)。

某種程度上,我對周遭的朋友產生了一些影響。所以有幾個朋友離開了穩定的工作,也開始找尋自己的夢想了 -- 我都不知道自己造了什麼孽。

我不知道自己留給你們什麼印象,我自己稍微翻了一下之前的文章:剛開始記錄(阿竹)的時候,我多半會寫些(自以為)好笑的,化悲憤為力量的;後來慢慢地變得比較感性。另外,在工作上,我應該帶了更多的個人價值觀,混雜一些些假裝瀟灑、反傳統、憤世忌俗的味道。

好像活得很有目標的樣子。有嗎?

我一直還是很困惑的 -- 就好像『第一神拳』裡面的一步,對於『強是什麼?』一直得不到答案,就算他擁有了日本拳王的頭銜,每天都還是跑步、刺拳、蛙跳...反覆不斷地練習 -- 雖然我什麼屁頭銜都沒有,一直還在『夢想』、『現實』、『目標』這些縹緲的名詞間掙扎著,我還是相信這些基本功的累積有一天能夠帶我到更高的層次(如果我有好好累積的話)。

==

PS. 這次的感觸,多半來自於一個月前回系上的個人經驗分享,因為真的講得太爛了.....,爛到我沮喪了一個禮拜(這樣有很沮喪吧)。所以決定重新振作一下,要繼續認真地運動、寫文章、跟阿竹玩、和解演算法。希望明年的今天,能夠對自己今天的承諾有所交代!(有人在五月底才在許新年的新希望嗎?)

==

PPS. 解演算法的時候,阿竹對我在筆記本上的數字、符號和圖形很有興趣,所以我就趁機跟她說了一 Greedy Algorithm,但是我一講之後才發現,她連二位數的加法都還不會,所以那天晚上的問題就變成二位數加法的比大小了.....

==

PPPS. 這讓我想起,我在她兩歲還是三歲的時候想要教她玩五子棋,玩不到兩分鐘時候,她就拿著那一碗白子跟一碗黑子跟我說:「把拔,我們來炒菜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