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籃球王國的美國 -- 只要能呼吸這裡的空氣,我就能跳得很高吧...』

a590ed7f  
==

美國時間:12/17,星期三,明天就要飛回台灣了。而就在飛回去的前夕,莫名其妙的,我拿到了美國正式員工的 offer 了。雖然還是要等到抽到簽證才算數(明年十月),但是看到合約的那一瞬間,還是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我很想到國外(美國)工作,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當初找這份工作,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對方願意提供這個機會。但我沒有想到,機會來的這麼快 -- 先是四個月內接連兩次的出差(這次來了兩個月),就在上禮拜四我還在跟阿冰討論要不要探聽一下有沒有機會(因為上工後就沒有再提過了),隔天中午主管就跟我們一行來出差的台灣同事主動提出了這個問題:「有沒有想留在美國工作的?」

「Sure!」我立馬就搶答了。

「有興趣的可以寫信給我,公司會幫忙申請。」

剛好隔了一個週末,禮拜一主管就說他已經送上去核薪了,今天我就看到 offer 了。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聽話的小孩,一直到出社會都還是傻傻地過日子。本來以為我的人生應該不會有什麼高低起伏了,沒想到從阿竹出生反而開始多彩多姿。當爸爸、離職、創業、寫部落格、到處流浪打工,一直到現在,其實也還沒有一個穩定的落腳處,但反而摸索出某種動態平衡 -- 反正在哪都會摔,再站起來也就是了。

而開始有到美國工作這個念頭之後,谷澤寫給安西教練信中的這句話,就一直在我腦中響起。我不斷地在檢討自己有沒有長進這件事情,有時候想想其實根本沒有,只能從很基本的每天運動、不能睡太晚、不能吃太多這種小地方要求自己。累積了什麼只有自己最清楚,不管在哪都一樣的。

從辭職這招棋點了下去之後,能走到這一步,真的挺開心的,畢竟沒有在國外唸書,在台灣也不是什麼知名的公司,能夠有這樣的機會,真的是誤打誤撞。

所以特別想感謝幫助過我的人,關心我的朋友(尤其在不斷的換工作中,我認識了很多很棒的朋友XD),尤其是我的家人 -- 你們忍受著一個冥頑不靈的人悶著頭往前衝,常常衝到一個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地方。雖然自私了點,但我心中總是想著,還有你們在旁邊,真是太好了。

==

PS. 阿冰轉述

阿嬤:「阿竹,妳如果去美國我就不能去找妳了,我不會說英文。」

阿竹:「沒關係啊,他們(我跟阿冰)兩個會說英文的出去玩,妳跟我不會說英文我們在家。」

阿竹就開始教阿嬤:「妳要尿尿,就說『i'm pee pee』,要大便就說『i'm poo poo』」(我是大便!? 我是尿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