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阿竹前前後後大概跟我講了一個半小時的 Skype,她從來沒有跟我講這麼久過。

她跟我報告了好多最近她發生的事情,雖然很多我已經都聽阿冰轉述過了,不過聽到她自己講還是覺得我女兒怎麼這麼可愛XD

== 101 大樓 ==

右邊那個據說是 101 大樓,故事是這樣的。

「馬麻,老師說這禮拜要用紙做一個建築,我想做 101 大樓誒。」

「好啊,那妳先自己做,不會的我再幫忙。」我也不知道阿冰幫忙了多少,可以確定的是上面那個避雷針,是阿冰把下面剪開成散花的鬚鬚,幫忙黏上去的。做好的當天,阿竹就很開心地給我看了。可是當阿冰翻開聯絡簿的時候,發現根本就沒有這一項作業 ...... @#$@!@#!?!。

搞了半天,才知道原來是大班才要做(阿竹中班)。然後她就很得意地把這個作品拿去交作業了。

S__1736710

 

== 加法地獄 ==

阿冰有一天帶她和同事(年輕大姊姊)出去玩,在一起坐車回家的路上,就陪阿竹玩了一下。可能是阿竹最近學了一些簡單的加法,就請大姊姊考她:

「妳問我幾加幾等於多少,好不好?」

但是阿竹會的又不多,加起來不能超過十,所以大姊姊只好無奈的一直重複.....

「七加三等於多少?」

「這題剛剛不是問過了?」

「阿妳又不讓我問超過十的!!!!」她當然沒有這樣說,但心中應該是這樣吶喊的。

 

== 又是無奈的姊姊 ==

玩完加法之後,大姊姊身旁剛好有一個印有 “relax” 的薰香木條,阿竹就說要把其中一個字母遮住,讓對方猜是哪個字母。就這樣玩了幾輪,姊姊想要多一點變化,就問旁邊的人有沒有其他的東西有多一點英文字的。大家為了救她,就拿了一個有 “vios family” 的汽車貼紙。當大姊姊跟阿竹說完 “vios” ,正要往下說的時候,阿竹就打斷她:

「不用、不用、我們玩四個字就好。」

車上的人都笑那個大姊姊,本來至少還有五個字的,現在只剩四個了XDD

==

回到昨天跟她講 Skype,我也跟她玩了有二十分鐘的幾加幾(我一直想岔題玩別的,但她都還是拉回正題,叫我要問她『幾加幾等於多少』);然後要我看她挑什麼衣服穿(起床要換衣服出門);到要出門吃早餐了,說如果吃早餐的地方有網路,她還要打給我(結果沒有網路);到吃完早餐回家又打給我,開始念廣告傳單上的東西給我聽(都自己發明亂念),問我要不要買;到陪她吃午餐;到吃完午餐,要我一起聽阿冰講故事,還把書拿到鏡頭前面跟我一起看。到最後她要睡午覺,我要睡晚覺(這是什麼覺XD)才掛掉 Skype。

然後她還希望我回去看她在學校的聖誕表演,那天我剛好回台灣,可是晚上才到機場,趕不及,她還叫我不要回家放行李,直接去她的學校看。(孩子,重點不是從家到學校,是從機場到家。)

她還叫我趕快回去,說她想我。

雖然我知道妳只是隨口說說,妳只是因為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才跟我講這麼久的 Skype,但看到妳還分不清楚公斤、公分地是說著自己 110 公斤的模樣,我總是心懷感激地想著:謝謝妳,能從妳身上看到這樣的天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