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二十九號晚上十一點,我打開電視機,看著柯P拿起麥克風,我已經準備好在他講出第一句話的同時大哭一場。

如果他贏了,我會哭的很開心。

如果他輸了,我會哭的很難過。

不管怎樣,我已經準備好要大哭一場。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選舉不是從兩顆蘋果中挑一個比較不爛的,而是有一顆健康的、有營養的,但有蟲蛀過的痕跡、味道可能也不是那麼甜,但他就這樣攤在陽光下,吸收著台灣這塊土地給他的養分,日曬、風吹、雨淋,然後等著再把他從這塊土地上得到的,再回饋給這塊土地。當然,也真的有人願意選另外一顆,你看不到他的生產履歷,你看到的只有他飽滿、汁多、鮮豔。

我當然有可能誤判,就好像我們現在的行政院長以前當教授的時候,錄過一段勉勵學生的話,讓學生對政治還懷著憧憬、抱著希望,相信政治是可以改變著什麼的。我清楚沒有人能夠保證自己在不同的時空環境下能一直維持著自己的初衷,不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對於能守著『莫忘初衷』這四個字的人會持著一分尊重、步著一分嚮往。而自己對政治能做的就是不過也就是不斷地觀察、了解、選擇、觀察、了解、選擇,我沒有寫上參與,因為自己並沒有真的參與過什麼。但比起以前,我接觸了更多、了解了更多,看到 PTT 上每天都有神人寫出一些比小說還要精彩的論述、事實;看到沃草這個團隊把轉播國會每天會發生的荒唐乖離,『政治』,不再只是遙遠、與我何干、沒有溫度的兩個字。



除了木村拓哉的 CHANGE 之外,我從來沒有感受過某個政治人物給過我什麼力量。大概只有 Iverson 2001 年在季後賽,身上被標滿了傷口,卻還是毫不退縮的往對方的籃框衝,讓我感受到信念的力量,雖然那一年他們最後還是輸了,但在他之前,你沒有看過、也不知道一個 183 公分的小個子可以在 NBA 做到什麼程度。



我也知道就算柯P選上,不可能所有的問題就會因此迎刃而解,甚至有可能會讓選他的人失望、後悔。但我再也不相信『選誰都一樣』、『你的生活並不會因為誰選上而有什麼改變』這種論調,過去就是因為像隻蝸牛躲在這些觀念後面,才讓台灣政治有了越來越大的操作空間,讓執政者越來越無法無天。

十一月三十日,我會腫著眼睛起床,太陽依舊升起。什麼都改變了,什麼也都沒有改變。

這當然不是一篇理性的文章,我一開始就說要哭了,而且我根本不能投台北市,不知道是在自嗨什麼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