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回岳母家的時候,剛升上高中的姪女 Phoebe 問我能不能寫一篇有關她的文章,我當下就答應了!然後這禮拜又回岳母家的時候:

「姑爹,你不是說要發文嗎!?」

「好好、馬上。」

首先,『姑爹』這個稱呼,是我和阿冰結婚後才聽到的。我也有姑姑,姑姑也有嫁人,不過公民課本(現在還有嗎?)不是都教『姑丈』嗎?『姑爹』給了我一種『姑老爺』加上會矇著眼睛在後花園跟妃嬪玩『來抓我啊、來抓我啊』的錯覺。

再來,每次遇到阿冰的親朋好友(好友居多,姪女算是少數親朋之一)說:「我都有在看你的文章誒!」都覺得滿不好意思的。

好,扯遠了。

我從以前來岳母家,就很喜歡跟 Phoebe 聊天,可能是因為很久很久以前我跟她說了這個冷笑話:

「妳知道約翰的媽媽是誰嗎?」

「.....不知道。」

「花啊!......因為花生 John!哈哈哈哈哈!」講完都要自己趕快笑一下。

不過,出乎意料的,她也笑得很開心,我想是因為當初她才國小的關係吧XDDD(我猜她自己應該忘記這段往事了)。總而言之,有了這次愉快的經驗之後,我每次回來都會跟她聊天,問她最近學校好不好玩,有沒有認識什麼帥哥(跟別人的女兒聊這個比較沒有壓力),當然我也常常得到一些無厘頭的答案。

「我們班上有二十幾的女生,只有六個男生喔!」Phoebe 念的是英文班。

「這麼好!我也想去念!」

「為什麼?」啊!慘了!忘記阿竹在旁邊。

「因為......把拔覺得上學很好玩啊,哈哈哈哈。」(狀態顯示:試圖以傻笑掩飾謊言)

「可是你太醜了可能不能去念。」阿竹回了一句。

「蛤~~~,好吧~~~,嗚嗚嗚。」你知道,當爸爸的都要演一下戲。

然後 Phoebe 和阿竹就笑得很開心,留下一臉完全不知道笑點在哪的我。

「噢,我選上了熱音社的主唱誒!」

「這麼厲害!那你們都唱什麼歌......有唱『阿卡貝拉』嗎?」

「那是以前在國中合唱團的時候唱的,現在沒有。」

「那妳都演什麼樂器?教我玩一下。」

「我知道了!」阿冰這個時候突然打岔。

「你就演『啪呲噗、啪呲噗、啪呲噗』,阿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啪呲噗、啪呲噗、啪呲噗』,阿哈哈哈哈哈.....」阿冰就好像中猴一樣,自己在那邊笑到流眼淚......

留下一臉完全不知道笑點在哪的我。

==

對了,Pheobe 今天剛換了髮型,超・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