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就罵她:「阿不然妳就不要吃飯啊!妳今天晚上就不准吃飯!」

然後她就開始哭:「把拔~~~我要吃飯啦~~~嗚嗚嗚~~~我要吃飯啦~~~~」

我一邊學給我媽聽,我自己一邊一直笑XDDD

可是那時候,我真的快氣死了......Orz

==

上週末,我因為阿竹游泳的事情暴走了:

「如果妳不想練習,那我們就回家。」教練叫她做什麼,她都不要,連她之前會的都不肯做。而我已經跟她好好說了快半小時,最後我受不了了!

「不要!我不要回家!」

「那我們就去練習。」

「不要!我不要練習!」

「妳不想練習,也不想回家,那妳在這裡要幹什麼!」

「嗚~~~嗚~~~」嗚個屁啊!

「走!我們回家!」

「把拔~~不要啦!我不要回家!嗚~~~」嗚個屁啊!

「那我們去練習!」

「我不要啦~~~~嗚~~~~」

「那我們回家!」我這次就真的往回家走了(游泳池就在我們社區樓下,所以回家是很方便的>.^)

「把拔~~~等我啦~~~等我~~~嗚~~~~」嗚個屁啊!

「我的鞋子沒穿啦~~~嗚~~~~」妳這個時候都還可以記得鞋子沒穿,而我已經怒到東西都忘了拿回家,等下還請阿冰下來幫我拿。

「快點啦!」

我整個人氣到一個不行,回到家後請阿冰去樓下跟教練說不好意思,因為我實在太怒了,忘記跟教練打聲招呼。我在外面還沒有很大聲(但已經很兇了),回到家整個人好像任督二脈被打通一樣,在體內亂竄的真氣,一股腦往阿竹身上發了:

「妳不想練習就是不想長大!妳就只想做妳喜歡做的!看電視!吃餅乾!吃糖果!那妳不想長大!晚上也不要吃飯好了!好!妳今天晚上不准吃飯!」現在想想這是什麼鬼邏輯,我都不知道誰比較像小孩子了......Orz

「把拔~~~我要吃飯啦~~~嗚嗚嗚~~~我要吃飯啦~~~~」老實說,聽她這樣哭的時候,我覺得她好像畫錯重點了,不過好像是我先把樓蓋歪的,算了。

人生就是這樣,明明這時候就是想把小孩往樓下丟,可是還是要幫她洗澡。我想這輩子也只有跟自己的小孩,在這種你吼過來、我叫回去的時刻,還要把肥皂抹在對方的屁股上。

我們兩個人在浴室不發一語,洗完之後,她就去過她的陽關道(跑回她的房間),我過我的獨木橋(跑回我的房間)。

阿冰回來就看到兩個人各自的房間 -- 她把臉埋在枕頭裡趴在床上,我用手撐在腳上、掩著我的臉。

==

然後這個故事的結局,就是我們兩個人在半小時後,又一起下去游泳了......XD

==

我後來想想,明明就只是游泳,我到底是在氣什麼。我氣的是她不肯嘗試,不會就練習啊,練習了還是不會有什麼關係!重點是要嘗試啊!沒有嘗試是我不能接受的啊!

然後我想起自己在高中游泳課的時候,沒有一次帶過泳衣,因為我不會游泳,不會游泳在當時好像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在心理學上來說,我應該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當時為什麼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

另外,我也想起了一些跟自己的約定:不要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期待自己的小孩做到。而學習是妳自己的事,我會一直鼓勵妳接觸妳不敢、一直陪妳練習妳不會的事情,而不會因為任何事不給妳飯吃。

我跟阿竹講拾穗的故事 powered by 阿冰都會拍好看的照片

拾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