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異果 ==

「你有吃過奇異果嗎?」最近一次回岳母家的時候,我問阿竹三歲多的表弟。

「沒有誒。」

「你知道什麼是奇異果嗎?」

「不知道誒。」

「你不知道喔,來,阿竹,解釋給他聽!」

「齁,奇異果你都不知道......奇異果就是一顆圓圓的、毛毛的,把皮剝掉之後,有一圈芝麻撒在上面.......

「什麼芝麻!!那不是芝麻啦!!」對不起,我失態了。

「哈哈哈哈!妳一直以為那是芝麻喔?」

「你們又沒有告訴我那不是芝麻......」

== 餘光 ==

「把拔,我在看沙發的時候,會順便看到旁邊的牆壁,還有窗簾誒......

「然後呢,我在看桌子的時候,也會看到旁邊的故事書,還有電視誒......

「真的!不然你來看。」

「真的誒!」做爸爸的總是要配合著演一下。

「為什麼會這樣啊?」

「這叫做『餘光』,就是呢,妳看一個東西的時候,沒有特別看其他東西,但是其他東西就會出現,在妳看得到的旁邊。」

「什麼是『餘光』」e04!我剛剛不是講過了!

「就是呢,妳看一個東西的時候,沒有特別看其他東西,但是其他東西就會出現,在妳看得到的旁邊。」還好寫文章的時候可以用複製貼上。

「喔,那是叫做『餘光看』嗎?」

「不是,就叫做『餘光』。」

「喔,那是叫做『餘光眼睛』嗎?」

「不是,就叫做『餘光』。」

「喔,就叫做『餘光』嗎?」

「對,就叫做『餘光』。」

「怎麼這麼奇怪啊。」

「阿不然妳是想怎樣」

== 含血噴人 ==

「你不要這樣含血噴人喔!」我忘記當時在跟阿冰吵什麼了,然後她就叫我不要含血噴人。

「阿竹,妳說把拔是不是『含血噴人』!」

「海血噴人呢,就是海裡面的人,吐血出來,噗~~~~~噴在別人身上嗎?是嗎?馬麻?(天真貌)」

== 大氣壓力 ==

「把拔,你看,為什麼這個水不會滴下來啊?」

「真的誒!」

「對啊!不過呢,只要把這個蓋子打開,水就會滴下來噢!是不是魔術啊?」阿竹不知道從哪拿來一個長長的小瓶子(她很喜歡收藏一些破銅爛鐵),形狀長得很像滴管 -- 頭稍微寬一點,底下尖尖的有個洞,和滴管不一樣的差別在於,它是個瓶子,所以是硬的,而且頭上有個蓋子可以打開 -- 阿竹把它打開拿去裝水,很快地蓋起來,水就不會從下面的小洞滴出來,然後再把蓋子打開,表演了一次『讓水先 hold 住,再流出來』魔術。

「這叫『大氣壓力』」這爸爸有完沒完啊XD

「蛤?」

「『大氣壓力』就是呢.....」總而言之,這位爸爸解釋了一次『大氣壓力』。

「............」然後阿竹默默地放下了瓶子,什麼話也沒說的離開了現場.......

==

「把拔,每個人都有把拔、馬麻嗎?」

「對啊。」

「那最早的那個人,會有把拔、馬麻嗎?」

「可能也有吧。」

「可是.......我不懂誒,可是這樣他就不是最早的人了啊......這樣最早的人的把拔、馬麻才是最早的人嗎?.....那他們有把拔、馬麻嗎?」你搞得我好亂啊!

「......妳不要問我這麼難的問題啦。」

「把拔~~~你告訴我啦,到底誰是最早的人。」

「我不知道啦,這題好難,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妳,睡覺了啦!」早知道不要告訴妳什麼『餘光』、『大氣壓力』了。

最近老是放一些文不對題的照片XD

IMG_096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