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為什麼哭哭?」把拔問我。

「恩......我忘記了。」有嗎?我昨天有哭哭嗎?

「是因為不舒服?還是因為做惡夢呢?」把拔繼續問我。

「做惡夢吧。」其實,我不知道什麼是『做惡夢』。

「把拔、馬麻都在旁邊保護妳,妳可以不用怕啊。那今天晚上可以不要哭哭了嗎?」

「好。」

「不可以騙我喔。」

「好。」

其實呢,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晚上有哭,也不知道什麼是『做惡夢』,但每次我只要說是『做惡夢』,把拔、馬麻就會說要保護我,我喜歡有人保護我。

還有,把拔每次都會問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不要哭哭了』,因為哭哭好像是一件壞小孩才會做的事情,而且如果我沒有回答,把拔就會一直重複地問我:『今天晚上可以不要哭哭了嗎?』所以我都會先說好,不然他實在很煩。

不過就算我說好,把拔還是會叫我『不可以騙他』,我當然隨便說好。不過他有時候還要跟我打勾勾,實在很討厭,因為打勾勾、蓋印章之後就真的要說到做到,沒有的話還可以賴皮。所以只要他想要跟我打勾勾,我就會故意去做別的事情 -- 有一陣子這一招很好用,就可以不回答我不想回答的問題,但是最近把拔不一定會上當,真是一個臭把拔!

 

我只想吃你的薯條

我們最近吃得很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