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拔,猴~~~你穿短袖!」

「可是我有穿外套啊!」

「你穿短袖!我要打給阿嬤!說你又穿短袖!......阿嬤!」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次我回老家的時候,天氣不是很好,我穿了一件短褲,然後我哥後來也換上短褲(說我穿他也可以穿之類的),隔天,他就發燒了XDDDD

我媽就念我:「阿竹,妳看把拔穿短褲,害阿杯也跟著穿,然後阿杯就生病了!以後如果妳把拔(天氣冷)穿短袖、短褲,妳就打電話跟我說!」

「我要打給阿嬤啦!」

「沒有啦,我已經換長袖了。」

這世界上,如果說有一個人不管講的話我多麼不喜歡聽,卻又得照做的話,那個人一定就是阿竹了。老實說,她的反應越來越刁鑽了,很多看我文章的人,都覺得阿竹很聰明,但我只覺得頭痛。

「那邊位置比較大,給馬麻睡啦。」

「可是馬麻來的時候,我就會一直擠過去啊,因為她會給我賴皮。」睡覺前的時候,我們很喜歡聊天(很多時候也是一天當中,我們唯一能說得上幾句的時間),常常聊到阿冰來罵人。這次,是我躺得好好的時候,她硬是要叫我換位置。

「那把拔會給你賴皮嗎?」

「不會,把拔一點都不會給我賴皮!你只會跟我玩好笑的遊戲,可是都不讓我賴皮!」

「我最不喜歡把拔了!」說不喜歡還趴在我身上是怎麼回事。

重點她很清楚我們一家人之間的利害關係 -- 她知道什麼時候要默默承受、什麼時候可以拿著針一直戳我們,試探我們的極限。

「阿嬤,今天把拔不在,我們來偷看電視好不好。」(當她覺得我不在家的時候)

「是馬麻一直叫我吃的啦!」(當我發現她在偷吃糖果的時候)

「不用問了啦,把拔一定不會讓我買。」(當她吵著阿嬤要亂買東西的時候 然後阿嬤要她先問過把拔)

於是,我漸漸成了我小時候印象中我父親的樣子,常常吼得她噤聲,之後一臉委屈的哭著跑來跟我道歉。

然後,她學會了連我都不認識的英文單字(igloo,你說這誰會啊!!!),她知道怎麼玩大風吹(不是我們教她的),她開始知道有個『樂』字在上面的是她的紅包

red envolope  

↑她過年收到了八、九個紅包,她把每個紅包的特徵都記得清清楚楚

-- 如果說這樣真的算聰明的話,那我的頭還真的是很痛 -- 加上這一年來,我慢慢的把重心往工作上多放了一點(從我寫文章的頻率應該不難發現XD),但我很慶幸自己當初花了相對多的時間陪她、寫下一些記錄,所以在我又開始想要做些什麼的時候,始終有一段對話在我腦中響著:

「妳喜歡剛剛那間房子?還是我們自己的房子啊?」(前幾個月,我們常常帶著阿竹去看房子)

「我們自己的啊!」

「為什麼?」

「因為這裡有好笑的把拔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孩子的爹 的頭像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