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竹,為什麼妳有時候說妳不哭了,可是還是一直哭啊。」有一天我在幫阿竹洗澡的時候問她,為什麼這麼小就能夠體會『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因為我的腦袋裡面有一個小惡魔啊,他就會跟我說『哭啊,妳就哭出來沒關係啊』。其實,我已經都有在忍耐了,但是他就一直叫我哭,眼淚就一直跑出來了。」原來是這樣子搭!

阿竹對我來說,一直都還是一個神秘的有機體。

==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