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陣子念了一本童書給阿竹聽,書的最後問了小朋友幾個問題:

1. 請問XX送給XX什麼禮物?

A. 帽子 B. 衣服 C. 褲子(之類的)

2. 請問鳥巢裡有幾隻小鳥?

3. 第三個問題我忘記了

文章標籤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個月,我們一家三口繞了台灣一圈,是阿竹的第一次,也是我和阿冰的第一次。

從前阿冰只有一個人拉不動我到處跑,而多了一個阿竹在後面推之後,我好像慢慢習慣了旅行。雖然多了一顆調皮的臭雞蛋,我要分神去注意她不要隨便亂跑、不可以一直吵著要吃餅乾糖果,但同時也多了一份「阿竹!妳快過來看這個!」「阿竹!這個超好吃的!」的喜悅。

有時候,是我拉著阿竹跟我演一齣莫名其妙的戲 -- 就好像在伯朗大道上,我用腳踏車載著她,要阿冰拍著我們不看鏡頭、悠閒浪漫的愜意,但偏偏這小妞她一直對著鏡頭咯咯咯笑,一點也不配合她老爸精心設計的腳本(請問是精心在哪)。有時候,我看著阿冰和她在我前頭牽著手,鬼鬼祟祟、七七粗粗地討論待會可以吃什麼好吃的零食,回過頭來,她們已經講好ㄧ人一球冰淇淋的協議。有時候,是我和阿冰悠哉的坐在一旁,喝著咖啡,告訴阿竹:「好!現在隨便妳跑了!」

當然,還有她吵著要吃餅乾、吵著不要睡覺、吃飯吃老半天的畫面。然後我懂了 -- 孩子不可能總是聽話的 -- 不管你多愛她、她多愛你,她永遠不可能總是照著你的希望。所以,總是當父母的皺著眉頭,看著她提出的無理取鬧、做出的莫名其妙,牽著一個你看一輩子也看不順眼的男生。

那又如何 -- 「好!現在隨便妳跑了!」

文章標籤

孩子的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